習慣的鏈條在重到斷裂之前,總是輕到難以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