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夥人趙鴻:要做中國最好的早期風投機構

序言

王力宏不是靠臉吃飯。作為“中國投資界的王力宏”,趙鴻亦不是。35歲跳出財務自由的舒適圈,辭去阿裡巴巴集團主管企業融資的副總裁職務,一手創辦阿米巴資本,專注TMT行業早期及成長期公司的投資。要知道七年前,中國還只有三四家天使投資機構。

 

王力宏不是靠臉吃飯。作為“中國投資界的王力宏”,趙鴻亦不是。

35歲跳出財務自由的舒適圈,辭去阿裡巴巴集團主管企業融資的副總裁職務,一手創辦阿米巴資本,專注TMT行業早期及成長期公司的投資。要知道七年前,中國還只有三四家天使投資機構。

 

“我現在一天能看8到9個項目”,趙鴻的笑容很溫和。歲月並非沒有在趙鴻的臉上留下痕跡,但這些卻讓他更顯從容。

趙鴻和合夥人心裡一直有個小目標:“要做中國最好的早期風投機構。”

 

 

不油膩的投資人

 

42歲的他是馬來西亞出生的華僑,小時候跟隨著家人移民去了澳洲。

“可能我天生閒不住,就是喜歡快節奏的生活”,趙鴻這樣解釋他14歲時就一周打5天工的緣由。

 

因為是第一代澳洲移民,趙鴻當時的家境並不寬裕。父親和爺爺都是白手起家,趙鴻也跟著度過了“動盪”的青少年時光。他小學曾換過3所學校,中學轉了2次學,完成學業之後又曾在三個國家輾轉,跑偏了全亞洲的業務。這也養成了他隨時居安思危,樂於擁抱變化的個性。“朋友曾經說過放我在非洲我應該也活得很好。”

2011年,趙鴻已經做到了阿里副總裁的位置,主管企業融資。但“閒不住”的他又萌生了想做些更有成就感的事情的想法,選擇在職場頂峰離開阿裡創業。

“離開阿里的時候我已經財務自由了。創建阿米巴資本七年賺的錢,還不如當初手握阿里股票的增值幅度大。當年並購雅虎成功後,我抵押了房子又全部入了阿里的股票的”,趙鴻告訴小wifi,離開阿里創業,只是單純想做點屬於自己也喜歡的事情。

“阿里是我作為打工仔的最後一站,我記得當年蔡崇信面試我的時候問過我三年後會做什麼,我說過應該不會在阿里會在做自己的事情,不知不覺就呆了近7年。”

可能正是因為骨子裡的創業基因,阿米巴資本7歲了,直到現在,趙鴻也依舊會深度參與每個投資專案。“我很喜歡孩子。看一家企業由小到大,就跟養孩子一樣讓人很有成就感。”

今趙鴻把家安在了香港,依舊是個“閒不住”的體質。一周來往香港杭州上海三趟的他前段時間卻帶著家人去加拿大度假了一整個月。“22歲第一份工作的老闆告訴我,要懂得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過,在加拿大的一個月我還是在越洋工作,反而睡得更少。”趙鴻笑了。

蘑菇街、快的、威馬都是阿米巴三大明星獨角獸

 

阿里的投資非常注重戰略性也異常謹慎,這種特質被趙鴻帶到了阿米巴。

 

阿米巴不油膩的一個重要體現是特別務實。第一點就是把基金創始人利益與基金深度捆綁,三位阿米巴基金的創始人都是LP。趙鴻透露:“基金的每一筆投資自己都有出資。第一期投資基金幾位創始人的自持資金占比為50%,直到現在自持資金也最少占10%。”

 

相比其他投資基金,成立7年基金規模只有15億人民幣的阿米巴資本顯得有點另類,這跟趙鴻和阿米巴資本不忘初心的投資策略息息相關。一是阿米巴資本追求的是投資回報,不會為了賺管理費而去把融到的錢快速投出去,然後再融錢。二是阿米巴資本注重早期投資,規模也不能做大。

這是阿米巴資本投資的部分專案,

細細研究阿米巴的投資專案,7年來基金投的117個項目,幾乎都是在早期的時候切入的。

但翻開趙鴻在阿裡的成績單,不管是2005年阿裡收購雅虎中國全部資產並獲得雅虎10億美元的現金投資,還是2007年阿裡巴巴上市融資16.9億美元,以及2011年阿里巴巴重組支付寶、同年20億美元的阿裡股票配售等,中晚期投資對他來說似乎更加得心應手。

選擇最早期的天使階段是因為我認為它的市場空間更大“,趙鴻這樣解釋阿米巴資本投資的策略。

 

如今阿米巴資本是TMD中滴滴的股東,當年快的以接近1:1的比例與滴滴換股合併,投資快的的阿米巴資本賺了800倍。

 

能看到一個企業的成長,需要耐心,也更需要敏銳的捕捉和洞察。

顯然這也是趙鴻個人的興趣愛好所在,能有更多機會跟創業者一起打拼。7年來,他平均一天就要見幾波創業者,與他們聊不同的話題,用他的話來說,“有一種滿足感,因為我一直在學習,不想被這世界淘汰。”

 

現在,很多被投企業的創始人都變成了阿米巴資本的LP,這既是一種信任,也是一個阿米巴實力的證明。

投資思路不油膩

阿米巴資本注重早期投資,這也使得他們的策略週期會變得很長。

不追風口,不燒錢,在趙鴻看來是阿米巴資本運作非常重要的一環。

比如他們在投了快的之後,基本就再也沒有投過O2O專案。“TO C端的專案非常燒錢,燒錢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能不能燒出有長遠價值的產品或需求,很多專案都是抄了快的的運營模式複製到其他場景上,但模式和場景都不匹配,或者場景根本做不出來,但以為用錢就能燒起來長遠的用戶需求。像是O2O的供應鏈、倉儲、發貨、售後等等這些問題都不應該被輕視。只有這一部分工作做好了,用戶有了良好的消費體驗才有可能有高有持續性的回購率。”

趙鴻還是很看好中國消費品牌市場的,“中國社會正在面臨消費轉型,很像十幾年前的西方國家。當人們不再一味追求LV而更嚮往有獨特和更代表自我的產品的時候,中國消費品牌還是有機會的”。

 

趙鴻看專案,非常重要的參考物件之一就是資料

阿米巴資本在二期基金的時候,接近一半的資金都投給了企業服務這塊兒。為什麼在SaaS公司上大量佈局?趙鴻這樣解釋:“因為我們想抓到第一手的資料。”

資料的重要性可想而知,當阿米巴抓住了資料的源頭,再切入細分領域,成就獨角獸的機會就更加容易。

 

至於時下大熱的區塊鏈,趙鴻覺得還處在非常早期的階段,不過他給出了這樣的建議:“誰離資料來源越近,誰成功的概率就越高。”

跳出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夥人這個身份,趙鴻本人還是挖財的天使投資人。

就我個人投資經驗來說比較全方面,得益于當年我在阿裡的領導蔡崇信給了很多機會參與各種階段的投資,從早期到二級市場。經過這幾年的打磨,一直在努力做好一個全方面的投資人”,趙鴻這樣描繪他的職場藍圖。

前段時間趙鴻和他在阿裡的幾位老同事也發起了一家投資公司,專門做二級市場。這家投資公司第一年的表現超過市場平均水準,這對於趙鴻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挑戰。

當被問及為何組建起一家所有創始人都是前阿裡人的公司,趙鴻這樣回答:“因為價值觀一致,這家公司的願景是做一家在全球可以活得最長久的投資公司。做投資價值觀很重要”。

從早期、成長期、PE再到二級都有親手操盤的經驗,這也讓趙鴻看專案和投資的時候更加多維、全面。

阿米巴資本創始管理合夥人趙鴻座右銘

要做中國最好的早期風投機構

分享